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笨魚的博客

借由这个有情有爱的日子上来祝各位亲爱的有情人节快乐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头公猪的遗言(轉)  

2008-07-06 06:45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鸡窝里那只红原鸡啼第一声的时候,Image我将被五花大绑,押赴屠場,留给我的时间都不多了,但是我不甘心就这样白白离开。我从小的理想就是做一头出众的公猪,虽然我无法改变我的猪头猪脑,我却可以使自己的生命过得有意义,就像王小波笔下那只特立独行的猪那样。现在,我必须赶在鸡啼之前,写下我这辈子的一些感受,留给年轻的猪子猪孙们,这样,当它们吃饱了米糠和麦麸之后,就可以拍拍胸脯自豪地说:“咱们爷爷可不是一般的猪"

    我于猴年马月驴日出生在红星农场第49号猪栏内。母亲后来告诉我,那年春天,她在农场的草丛里扑蝴蝶,忽然飞来一只燕子,燕子身上掉下一颗蛋,出于少女的好奇,她吞吃了那颗蛋,结果就怀上了我。母猪的怀孕期平均只有114天,可是母亲怀我的时候,足足有两百天。我出生的那天晚上,雷电交加,一道红光掠过猪圈,像一条龙的形状。我左边屁股上,还留有一个由几十块小黑斑拼成的“王”字的胎记。

    父亲对我的降生欣喜若狂,一天到晚呶叫着合不拢嘴。虽然他很清楚我只不过是一颗鸟蛋的变种,他的贡献实在微乎其微,但毕竟我在名义上是他惟一的儿子。俗话说配出去的母猪泼出去的水,想起我那些姐姐的遭遇,我就有点心凉。父亲的愿望是把我培养成整个红星农场最优秀的一头种猪,这样,上门配种的母猪就会络绎不绝。在他眼里,这无疑是光大门楣、功德无量的如意算盘。

    但是,我不能任由父亲摆布,成为纯粹的播种机。母亲的话使我明白,我天生就不是一头平庸的猪。我之所以会降临这个世界,乃是因为我肩负着拯救猪类的重任,我要把猪从人的统治下解放出来。我们猪的日子过得实在太悲惨了,生下来就受到人的残酷压榨和剥削。我们的一生,都在人的控制之下,该吃什么,该睡哪里,什么时候交配,什么时候出栏,人们全部安排好了,没有自由,没有尊严。为了达到目的,人们不择手段。他们无耻地强迫我们吃“瘦肉精”和各种有毒激素,甚至我们吃的泔水,他们也要昧着良心把“泔水油”熬出来拿去市场上卖。最可悲的是,几乎所有的猪都对这一切逆来顺受,吃饱了睡,睡饱了吃,任人宰割,丝毫没有反抗意识。“物无非彼,物无非是”,我相信,世界本来的秩序一定不是这样的,猪的命运不应该由人安排,而应该由猪决定。

    有一天,我正在开动脑筋思考猪的出路问题,猪圈里突然闯进一个人,手里拿着一本书,怒气冲冲地说道:“这种破书,只配喂猪1接着“啪”地把书丢在我面前,转身走了。我把封面沾着的猪屎轻轻擦干净,只见上边写着一行字:动物农场,乔治?奥威尔。我一口气读完了这本书。在猪的词典里,我至今还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我当时激动的心情。《动物农撤为动物反抗人类的残暴统治提供了理论基础,指明了斗争方向。人不是动物天生的统治者,动物也可以翻身做主人。庄园农场的全体牲畜在三头公猪“雪球”、“拿破仑”和“尖嗓”的领导下,举行了武装造反,赶跑了鞭打、虐待动物的农场主琼斯先生,建立了自己的动物农场,制定了“所有动物都是平等的”等七条动物主义戒律。在动物的历史上,这是多么波澜壮阔、光荣伟大的一次壮举埃我要完成自己肩负的重任,就不能不走“雪球”他们的道路。

    当然,动物农场的教训也是极其深刻的,我必须向我身后的猪们交代清楚,不然就没有时间了。造反胜利后不久,农场的最高领导层就发生了无情的权力斗争,战功彪炳的“雪球”被“拿破仑”污蔑为内奸、叛徒,仓皇逃离了农场;“拿破仑”成为动物农嘲真理的化身”,就像“尖嗓”所宣传的那样,“拿破仑永远是正确的”;事实上,“尖嗓”最大的本领就是高喊口号和宣传鼓劲,即使动物们正在饿肚子,他也可以毫不脸红地罗列出一长串数字证明动物们的生活越来越好;动物农场不再有言论自由,凡是持不同意见的动物,都被“拿破仑”豢养的恶狗队血腥杀害了;动物主义七条戒律,被篡改为惟一的一条戒律,就是“所有的动物都是平等的,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”;……最后,“拿破仑”学会了直立行走,变成了和人一样的统治者。

    动物们推翻了旧秩序,建立了新秩序,但是新秩序没有维护好,结果新的统治者腐化堕落了,和旧的统治者一模一样。动物农场只是改了个名称,动物们的生活又回到了造反前的水平。我愿意为之奋斗终身的理想中的动物农场,绝对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 我之所以被人判处死刑,就因为我是一头独立思考的猪,一头立志要改变现实的猪。我在红星农场成功地组织了一次持续3天的罢吃运动,我感到很欣慰。可惜,上天赋予我的历史使命还没来得及完成,我就要走向屠场了。是的,红原鸡开始啼叫了,我该上路了。屠刀一日掌握在人类手中,猪的命运一日无法改变。也许再过二十年,我又是一头好猪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